显示导航栏

值得一看 解析跨国药企在华裁员三大主因

跨国药企在华裁员潮远未结束,2017年刚刚开始,国内再爆裁员消息,这次的主角是雅培中国。那么,真的裁员了吗?裁了多少?为何裁员?被传买了雅培全安素产品的石药集团又是如何回应呢?

    跨国药企在华裁员潮远未结束,2017年刚刚开始,国内再爆裁员消息,这次的主角是雅培中国。那么,真的裁员了吗?裁了多少?为何裁员?被传买了雅培全安素产品的石药集团又是如何回应呢?

    1月17日,雅培中国的全安素OTC团队被裁员的消息被传出。据相关报道,此次裁员共涉及全国近200人,其中还包括绝大多数全安素产品线上的各省地区经理,且裁员已经于2016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

    对于该消息,雅培中国公共关系相关人士向E药经理人独家回应:“传闻部分不属实。全安素产品线此前已经交给外部服务提供商,至于外部服务提供商对其自有资源的调整,雅培中国不予置评。”但雅培拒绝透露神秘的“外部服务提供商”究竟是谁?

    E药经理人记者通过业内人士消息获悉:这位接盘侠是石药集团。石药集团董秘宋洪超在接受E药经理人采访时承认:全安素产品线是石药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欧意和销售公司在具体操作。这次故事的主角欧意和销售公司与全安素产品线究竟是什么?这种CSO模式是否已经在跨国药企对华战略中承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种跨国药企在华越来越频繁出现的裁员状况究竟是出于一些什么原因?

    对于中国医药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跨国药企曾经是职业选择的最优项之一;无论是医药代表、产品经理、医学部等等重要产业链角色进入中国市场,还是薪酬待遇、福利制度、培训体系等等制度化建设,跨国药企均曾经是中国医药行业领先的一个群体。但是随着产业趋势的变化,这种优势开始变得模糊。首先单从薪酬待遇上来看,已经被许多国内药企赶超;其次,从职业发展的上升空间而言,民营药企可以给予这些第一代、第二代医药职业经理人更大的上升空间;最后,跨国药企的福利保障体系也受到了挑战,近年来随着跨国药企对华战略的调整,大范围的裁员频繁出现,随之而来的维权、讼诉层出不穷。传送门:《裁员!裁员!再裁员!2016年药企裁员大事记》

    1主角是谁?

    公开信息显示,欧意和销售公司是石药集团成立的欧意和品牌控销中心,总经理为陈海翔。2016年,欧意和在慢病和“互联网+医药”领域有所布局,从这与雅培全安素OTC产品是匹配的。雅培的全安素是为术后康复患者及中老年人进行营养补充的全营养配方粉,2014年进入中国。据业内人士称,全安素在国内的销售覆盖比较好,尤其在一二线城市的OTC和院内销售渠道均表现良好。

    雅培中国对于此次全安素产品线所有原有团队裁员的解释是:这是外包之后出现的状况,因此与雅培中国无关。但雅培方面还表示:“中国是雅培的一个重要市场,我们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并持续投入发展业务。

    2跨国药企裁员潮三大主因

    近两年跨国药企裁员已经不鲜见。过去一年,包括诺华、诺和诺德、罗氏、百时美施贵宝(BMS)、默沙东、赛诺菲、优时比、葛兰素史克强生等企业均有裁员消息传出。

    梳理下来,跨国药企裁员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一是公司全球战略调整引发裁员。如BMS受全球战略转型的影响,近两年已经不止一次在华裁员,2014年该公司便启动了旗下医药代表团队的千人规模裁员,涉及到包括糖尿病、肝病、肿瘤、心血管、OTC、以及销售支持部门在内的几乎所有事业部;2016年8月,BMS肿瘤事业部因泰素和伯尔定产品组被裁撤,再次引发包括销售、医学和市场部在内的近千员工被解聘。

    二是并购整合引发裁员,这种方式也颇为常见。过去辉瑞的一系列并购均引发过裁员。

    其三也是最近在华频繁出现的“产品线外包”导致的“非正常集体离职”。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跨国药企在华裁员有个较为突出的特点是,一些跨国药企将非核心业务剥离卖给合适的中国接盘者或者合作对象,从而引发人员变动,礼来、阿斯利康、优时比等公司皆是如此,这些属于全球策略,可能与中国区的业绩并无关系。以比利时制药企业优时比为例,2016年12月,优时比宣布将其免疫产品泛福舒外包给上海斯迈康生物进行销售。因此,与泛福舒相关的优时比人员,除了部分转职去斯迈康,其余的人只能遗憾离场。

    过去作为外企人员的光环逐渐在褪去,在外企就职也不再是稳定的工作。尤其近两年外资药企因各方面原因而进行的战略转型、并购整合以及业务板块的分拆、剥离,正在引发一个较为动荡的状态。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政策、环境也在发生巨变,如何在中国获得更加长足的、可持续的、利益最大化的发展,是每个跨国公司均在思考的重中之重。

值得一看 解析跨国药企在华裁员三大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