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导航栏

特朗普许诺控制药价 美制药业股价重挫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近日明确表态,其将压低药品价格。这使自他当选总统后就怀抱获利期望的医药投资者愿望落空,而特朗普则再次令自己在美国国内陷入了一场激烈的经济辩论中。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近日明确表态,其将压低药品价格。这使自他当选总统后就怀抱获利期望的医药投资者愿望落空,而特朗普则再次令自己在美国国内陷入了一场激烈的经济辩论中。

    “我会降低药价。”特朗普近日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说,“我不喜欢药价目前的情况。”

    过去一年多来,包括过敏注射疫苗制造商EpiPen,迈兰(Mylan)和Valeant制药国际公司在内的多家医药企业因相关药品定价高昂而引起了美国民众的公愤。上周,雷吉纳荣制药公司(RegeneronPharmaceuticalsInc.)和辉瑞公司的主管们则为整个产业名声大打折扣的原因而争论不休,讨论药价在其中扮演的角色问题。

    特朗普猛批制药业

    “他们正在为所欲为,”特普朗在纽约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制药企业有无数说客和大量权力,却很少留给我们讨价还价的余地。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药物买主,却没能很好地谈判价格。”

制药股价猛跌(图片来源:彭博通讯社)

制药股价猛跌(图片来源:彭博通讯社)

    投资者原本以为,特朗普作为一位70岁的共和党人,其当选总统之后,会为一个自由的医疗保健市场带来福音。因此,当他在2016年11月8日的选举中胜出后,美国资本市场的制药股价猛涨。而特朗普此番表态之后,1月11日纽约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下跌3%之多,标准普尔500制药、生物技术和生命科技指数下降1.7%,这是自2016年10月以来最大的当日跌幅。

    HollyCampbell是制药产业位于华盛顿的贸易团体PhRMA的发言人。针对特朗普的这些言论,她指出其焦点应放在降低那些患者白白花钱的费用并增加资源可及性,但是应当让制药产业自己提出解决方案。“政府的命令和干预不是解决患者问题的办法,”她在一份声明中说道。“我们期待来年与政府展开合作,研究能够增强自由市场竞争,同时确保企业能够为患者提供创新治疗方案的对策。”

    不少制药企业主管和行业观察者们则认为,特朗普会采取保护普通人利益的姿态严密监控他们的定价。艾尔建公司首席执行官BrentSaunders在近期的一个会议上称,特朗普或许比败选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更“可怕”。坚持制药产业应自我监管的Saunders,担心制药公司在特朗普当选后如释重负的感觉可能是错误的。“如果产业可以自我调节定价,我们就能把注意力放在投资开发新药和新的治疗方式上,从而把价格问题放在次要位置。我认为每个人,特别是患者,在这种情况下都能受益更多。”

    赚钱的药片

美国药品花费以及处方药的支付方比例情况(图片来源:彭博新闻社)

美国药品花费以及处方药的支付方比例情况(图片来源:彭博新闻社)  

    美国平均每人每年花费1000美元在处方药上,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然而这并不是因为美国人用的药片多,而是他们需要为买药付出更多的钱。药物价格因制药公司无需面临竞争而高企;私人保险和政府项目负担了大部分购药费用,这些费用又通过保险费和税收最终转嫁到公众身上。在一个民意测验中,超过四分之三的人都认为降低药价应放在联邦政府医疗保险政策的首位。

    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做法不同,美国不直接调控药价。制定药价是一个运作不透明的过程:药物标价由制药企业给出,销售回扣又是企业与中间商秘密协调,而消费者需要在药店自付费用的高低取决于他们是否买了相关的保险,以及保险的好坏。

    特朗普的过渡小组称,特朗普在竞选中没有把药价作为主要关注点,而来自相关人士消息,他的过渡小组正考虑任命JimO’Neil为美国FDA的总管,此人与硅谷知名投资人PeterThiel关系紧密。

    特朗普支持消费者选择海外进口的药物,还提及了设立一个医保健康计划的想法,让老年患者能够直接与制药企业协商药价。这两个设想都长期遭到制药产业以及很多共和党人的反对。

    药物支出也可能成为华盛顿两党立场的一致之处。特朗普今年提到通过再协调联邦医保价格,每年能够节省3000亿美元,因为政府是处方药的最大买单人。不过,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分析,仅调整高成本药物的价格其实并不能降低政府的支出,政府必须同时有能力拒绝承担部分药物的花费。QuintilesIMSHoldings公司预计,美国2017年会在药品上花费4617亿美元,并认为直到2021年,这个数字都将以每年6%到9%的速度上涨。